【连载小说】平行空间 第三章 让我守护你

【连载小说】平行空间 第三章 让我守护你

倾城三天没有上线。 晴朗试图用离线信息留言,他也没回。她很是纳闷,心情也跟着低落。 她点击打开了他们所有的原始聊天记录,都是英文的,她一遍遍地自己去尝试听懂倾城说过的话,猜测和想象他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 他似乎没有兄弟姐妹,也从未谈起他的父母,但是...

倾城三天没有上线。

晴朗试图用离线信息留言,他也没回。她很是纳闷,心情也跟着低落。

她点击打开了他们所有的原始聊天记录,都是英文的,她一遍遍地自己去尝试听懂倾城说过的话,猜测和想象他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

他似乎没有兄弟姐妹,也从未谈起他的父母,但是她觉得他并不是没有父母。家庭经济状况应该至少在中等以上,因为不需要他打工,而且他对需要支出金钱的地方都不敏感。

他个性很冷淡、有明显的社交障碍,来自于童年阴影还是先天基因缺陷尚不明确。

计算机专业,多次病休导致仍然大学本科在读。

学习能力很强、记忆力过人,电脑极客,游戏高手。

最后这一点,晴朗是在和他一起玩网络游戏时亲身体会到的。他曾说过在真实的世界里,有很多对别人来说很容易的事情他都不会,但是他在任何一个游戏世界中,都如鱼得水,就像一头海怪在惊涛暴雨中的大海中畅游,浑身都散发着力量。那是他唯一会有较为强烈和正常情绪的地方。

无论怎样陌生的游戏世界,他都能用别人更短的时间、更快的速度找到出口、掌握武器、杀死攻击者、摧毁障碍。手脑配合的默契和灵活度,是晴朗至今仅见的。很多时候,他都能发现一些游戏的暗门或者可以利用的弱点,用随意的口气指出游戏设计和程序编写中的漏洞。

晴朗重新阅读这些聊天记录,皱着眉头回忆最后那天到底是什么惹到了倾城,让他突然不见了?她没说什么啊!她讨厌反复琢磨一个事,干脆去网吧打游戏了。

网吧里几乎都在打游戏,他们戴着耳机,手指翻飞,眼冒绿光,沉浸在另一个世界中。晴朗并不喜欢游戏。相比游戏的世界,她更喜欢真实的世界,有温度有触感有味道。

但是倾城很喜欢玩,所以她也尝试和他一起玩了几次。

虽然他打的是网游,却是典型的“一起各自玩”的类型。他和别人绝无交互,不与任何人结盟,不加入任何团组,从不见义勇为,甚至路过也不会顺手帮助别人打怪,更不会请求别人的帮助。

晴朗实在并没有游戏天赋,她觉得一到游戏里,她的眼睛和手就不能好好配合,手也不听她使唤。好在倾城总能在摧毁自己的障碍、杀死自己面前敌人的同时,尚有十分的余力顺手护着她,一路帮她斩妖除魔,清除掉她前路上的一切障碍,有惊无险让她能够跟着他一路斩关向前,好像西天取经路上的孙悟空和唐僧。

晴朗经常几乎崇拜地看着他总保持在她身前身后三步以内的距离里,腾挪跳跃,手挥目送的抹了敌人的脖子,以刁钻的角度避开刀剑雷电的攻击,劈开前路上的障碍,为他们蹚平前路。

而且最让她稀奇的是,个性乖僻如他,却从来没有说过她笨,埋怨指责一概没有,只是一边打斗闪避一边冷静客观的随口指导,好在后来他已经能用中文指导了:

  “上前一步抓住那个绿色的兽环—–”

“闪开让我来—-”

“你能集中火力去把前面那个门炸开吗?—–”

“哦,你不要打中我好吗?”

  “跟住我,保持距离。”

  “用我做掩护,不要露头”

  “站我左手”

  “趴下别动,等我清场”

所以,晴朗总是能很闲地四处张望,四处闲逛,顺便查看地貌,问一些很低级的问题:

“为什么不从河里过?”

“啊,你为什么把它炸掉了?”

“哎,为什么不进这个门?”

“哦,看看这个里面是什么呢?”

“别动,那是炸药!”他百忙中,还能一边杀人,一边解说,告诉她这是哪里,那是用来做什么的。怎么才能获得技能点,这个能加血。这个就是隐形BOSS!”

游戏里多数只来得及直接语音,倾城的中文渐渐说的越来越好。

晴朗打开电脑,上了江湖,发现倾城依然是离线状态,不管是留言还是传呼也依旧没回应。

她突然心念一动,现在是倾城那边的深夜,他会不会在打游戏?她找出之前他们一起玩过的游戏账号,一个游戏接着一个游戏地登录上去找寻他。最后终于在他们第一次一起玩的游戏平台“星际联盟”里找到了他。

他们当时用的是“联命搭档”的方式注册的角色,所以,晴朗一登录马上就自动同步到他哪一级,并看到了他。

“星际联盟”是一个大型团组游戏:外太空的变异生命进攻地球和邻近的智慧星球,智慧生命们和人类一起组成了星际联盟,共同抵御侵略和杀戮,拯救地球。除了攻击和对抗,更多的需要角色之间的职业技能配合,属于谋略游戏。

看见倾城的时候,他仍旧游离在众多团组之外,完成他认为重要的任务,用他的方式做他想干的事。寻求接近“最终级别”的机会:突进变异生物位于外太空的指挥部。

看见倾城,晴朗没有问他为什么玩失踪?为什么不回信?师徒在一起一年多,她已经摸清了他的套路,这些问题会被他直接无视。所以她便也直接无视他,随心所欲的开始进入战场并滥用武力。她掉的血,丢的命,他自然会用自己的血和自己的命来贴补她,保证她能活着跟随他进入下一关。

今天,她上来不久就直接请求加入一个叫“解密者”的团组。解密者会遇到的任务更多的不是摧毁和杀伤敌人,而是为其他团组探索出口,解开密码、清理禁制、寻找线索,消除障碍,当然是在躲避开截杀,消灭敌人,保证自己活着的前提下。所以对这个组的成员的要求,既要求一定的杀伤攻击力,自我保护的灵活性,更需要脑子。

晴朗注册身份显示是个中国女孩,账号级别又高,当然受欢迎,马上就被该团组接收。倾城和晴朗是“联命搭档”,只要她进组,他就自然不能单独行动,自动被系统并入该团组。

晴朗看着屏幕上的倾城,正在奋战中却没来由地强行被转换了游戏场景,站在那里有些茫然的四顾,心里暗自偷笑。

他和以前一样,仍然一直在她三步以内的地方,手挥目送地干掉所有遇到的敌人和障碍,他没埋怨她不经过他同意就加入团组,仍然是平时那种无可无不可的样子,也不关注他们正在担当的职责,要完成的目标。

一直以来,晴朗都觉得他无论打什么游戏,目的似乎只有一个:就是一直往前走,把时间都走过去而已。因为要往前走,就要消灭掉沿途阻拦的障碍和力量。不会兴奋激动,也不会自豪骄傲,没有什么一定要在乎的事情,也没有目标和使命。在现实生活中是那样,在游戏里也是。

他们一起配合着突进了异形的一艘太空战舰的指挥舱,消灭了敌人,控制了中央处理器。他们需要解开密码,启动曲速引擎,把所有团组成员“空间转移”到下一关。

计算机程序开启,屏幕上出现一行不完整的算法。团组里有计算机专业的人,试了很久也没解开,大家纷纷询问还有谁是学计算机的。晴朗看看倾城,她一直在等他主动上前帮忙,可是他的虚拟形象就像睡着了一样,倚着不远处的舱门,做无所事事状。

晴朗对着他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说,“我同伴以前解开过这样的密码,不过不知道这个对他会不会太难了?”团组的其他成员一听他以前解过,顿时大喜过望,都纷纷催促。倾城看了她一眼,慢吞吞的走上前,看了看。他敲击键盘,几下就将那行残缺不全的程序补充完毕。

密码解锁,他们进入了计算机控制中心,找到了下一个任务。他看了看,解释说:曲速引擎控制文件被破坏了,我们需要下到机械层,找到手动控制装置,手动开启。

大部分人需要留在转移舱,等待曲速启动,少数人去寻找机械层,启动手动装置。但是有人抽空看了游戏攻略,说手动转移只有3分钟的时效,去执行这项任务的人很可能赶不回来完成转移,就会失去进入下一关的机会。

这个游戏的残酷之处,在于它很考验人性。设计者要求团组必须高度信任,完美配合才能完成任务,有时需要有人主动牺牲个体利益,但是如果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不能随着团组进入下一关,也就和原来的团组没关系了。被留级的人,一己之力无法突破重围,进入下一关,只能申请加入其它团组。一旦加入,除非团组集体放弃解散,不能主动离开。

队长主动说,我去!倾城似乎想了一下,然后说:“我和你一起”。

他知道,机械层也会有同类型的进入密码,解不开密码就进不去,所以他得去,但他没有解释原因。于是,决定派出他们两个去执行任务。

他的声音在晴朗耳机里响起:你留在这里,等会儿可以了,你就先去下一关。

这是在惦记她的安危吗?虽然是在游戏里,仍然让她觉得心里泛起了淡淡的涟漪。

在去机械层的路上,遍布机关障碍和软体异形的纠缠,软体异形像融化的章鱼的触角般流淌在下到机械层的舷梯和甲板上,黑色石墨般的粘稠液体所到之处具有强烈的腐蚀性,他们一边躲避粘液,一边要和章鱼无所不在不时突然出现的触角搏斗。倾城和队长一路恶战,其间队长的血几乎用尽,倾城将自己的能量包转移给了他两次,才总算进入到位于战舰最底部的机械层。

全战队的人都在旁观,惊叫声连连,有人问,真是高手啊,这位大神究竟从哪里来的?怎么在高手榜上从来没见过他的ID?大家怕影响他俩,都在用文字悄悄沟通。

然后他们需要再次突破强大的密码障碍。当他们成功解锁,并最后在密布的线路中找到标记着曲速手动的旋柄时,才发现两人无法同时全身而退,必须有人愿意牺牲,留下来手动固定住曲速手柄,才能让其他人顺利完成空间转移,成功到下一关。

倾城对玩这个游戏的终极目标原本就没有游戏设计者预期的那种使命感,他只是习惯于玩任何游戏都要玩到终极阶段,这次任务失败了他正好可以退出团组,继续自己玩过去。所以,很自然地说:“你走吧。我留下”。

队长立刻不容置疑的说:你是陪我来的,路上还帮过我,我不能让你过不了关。再说,你打的比我好,还善于解密,更适合当队长,你带着他们去下一关。说着,队长就将自己的导航地图给了倾城,那是只有每个团组的队长才有的装备,能展示整个游戏的路线图和下阶段的主要关卡和任务项目。

倾城犹豫了一下,队长催促说:快点,三分钟已经开始倒计时了!倾城看了计时器一眼,又看了看队长,点了下头。然后就干脆地转身向外跑去。等倾城赶回转移室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完成了转移,晴朗还在那里等他,看见他回来,高兴的跳了起来,很快又奇怪地问:队长呢?

倾城言简意赅地说:先走。说着一把将晴朗拉进了转移区域,两人一起消失。

游戏过关后,倾城想交出导航地图,但是大家都很佩服他的能力,一致要求他接任队长。

倾城不善于言辞,更不会委婉推脱,直截了当地说:“我不喜欢打战队,我喜欢一个人”。

大家闻言都很诧异,心想那你跑这儿干什么来了?关键时候还那么神勇?

晴朗公开对他说:可是我们大家需要你啊!

同时悄悄私信给他:我想和大家一起玩,但是我一个人打不过去啊,你要保护我。

不知道到底是哪句话起到了作用。反正那天倾城最后是答应了。

后来晴朗也没有问他为什么这些天消失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们又回到了平时的轨道上。

只是有一件事出乎晴朗的意料。

他发信息给队长,让他先不要加入别的战队,等着他。

队长甚是不解,怎么等?他又不能逆转进程回来?

结果,他花了一个晚上,用一个新账户登录(原来的ID无法退出战队),一直从第一关打到队长那关,然后联系上他,只说了三个字:我来了。

当队长确认过这委实是个新ID时,几乎心脏当掉,这也太逆天了吧,他可是打了三个多月才走到这一关的,就算他打过了,重走一遍,也不能一个晚上就通关吧?

倾城说:我们俩组团,去下一关找他们。

队长又一阵头晕,我们两个人的攻击值,怎么可能走到下一关,没有治疗者,没有射手,没有辅助,没有解密者,怎么玩?哦,就算你是个超赞的解密者。

很快,队长就发现,这个人是个多职业集合体,他很少掉血,便能一次次把能量包让给他,俨然就是个治疗者。然后他枪法比射手还快还准,身后都长着眼睛,任何方向即便是死角的隐藏攻击都逃不过他的余光,不住地提醒他,预判路线,几乎知道所有攻略,自然也是最好的辅助者。

队长彻底服了。当然他还不知道倾城并不是中国人,他的ID等级虽高,却只有几个月的时间,而他自己已经是个有六年的老玩家。如果知道,他会吐血而死。

队长回到解密者小组的那天,全体队员都对倾城表示致敬,并一致同意把最好的装备先由他挑。

他没有说过,那一刻他是不是觉得高兴?但是晴朗感觉到他是高兴的。以后他没有再说过喜欢一个人自己玩的话,和她一起在解密者的团组里把这个游戏玩到了最后。

倾城把导航地图重新还给了队长,但是从此以后他会主动承担一些任务,尤其是涉及到团组其他成员不具备的专长时,他会提前把一些闯关攻略提早发布出来,也会主动承担辅助者的职责,不住提醒大家的站位,调整队形。

晴朗偷偷把一些精彩通关片段截成视频放在网上,有时候还会直播,观者越来越多。倾城很快就上了高手榜,来求攻略的人纷至沓来,还有很多电子竞技俱乐部找上门来邀请。虽然他还是那副冷淡的样子,但仍然粉丝众多。

晴朗想,至少以后在一些他独自暗夜游荡的时候,他还是能找到一些真心喜欢他,崇拜他,愿意和他说话的人。

人都是需要被别人认可的。

有人说,别人眼中的你,其实是你认为的那个样子。晴朗却要把这句话反过来论证,别人眼中的倾城,并不是他自己认为的样子。他并不是怪物,也不惹人讨厌。

相反,很多人和晴朗一样发现了他的优点,他可以被人喜欢,被人需要。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连载小说】平行空间 第三章 让我守护你

0

评论0

  • 昵称
  • 邮箱
  • 网址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