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成为你的朋友

我想成为你的朋友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苏苏……”天语盯着自己精心制作的生日卡,想着写给苏苏的祝福语。 “罗天语,你在干嘛?” 天语听到妈妈连名带姓地叫她,就知道事情不妙,连忙抽了一本本子掩在贺卡上:“我在做作业!” 过了一会儿,天语又把卡片拿出来了。 “妈妈,我想给苏苏...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苏苏……”天语盯着自己精心制作的生日卡,想着写给苏苏的祝福语。

“罗天语,你在干嘛?”

天语听到妈妈连名带姓地叫她,就知道事情不妙,连忙抽了一本本子掩在贺卡上:“我在做作业!”

过了一会儿,天语又把卡片拿出来了。

“妈妈,我想给苏苏写一张生日卡,你说她看到会怎么想?”天语忍不住,还是告诉了妈妈自己在干什么。

“你在给苏苏写贺卡?”妈妈倒是愣了一下。

苏苏是最近常常出现在天语口中的女生。

苏苏是个非常优雅的女生,她穿的衣服特别好看。也不是有多奢华,就是很有个性,有别人穿不出的那种气质。

苏苏是个非常端庄的女生,她不像范以微一样疯疯癫癫的,每次讲到好笑的事情都不顾形象地大笑,而且还动不动就对男同学挥拳头,纯粹的女汉子。

苏苏喜欢画画,是特别喜欢那种。我看到学校的画画班上,她每次画画的时候,嘴角都有一个微笑,我看得出来这是个发自内心的微笑。她好像还有一本随身带着的涂鸦本,很厚的一个本子,我很想借来看看,但没好意思和她说。

……

苏苏是五年级的女生,比天语高一级,每周三和周五下午,学校有各种兴趣班,天语参加的是画画班,苏苏也是。

“苏苏认识你吗?”妈妈在听了很多次苏苏怎么样后,问天语。

天语说:“不认识,但我想我会认识她的,我很想认识她!”

“你或许可以主动认识她!”妈妈说。

“我觉得她可能有点认识我的。”天语眼睛里闪着光,“有一次,我和她的画都受到老师的表扬,她笑了一下,还看了我一眼。妈妈,我想成为她的朋友。”

“试着直接和她说吧。”

“我不好意思说。每次课间,她都只和她们班和五年级的人说话,不和我们四年级的人说话的。”

“也许,可以写张卡片什么的送给她。”妈妈当时建议。

天语觉得妈妈的提议很不错,于是就开始做这张生日卡:“妈妈,我觉得你前几天的建议不错,我想给苏苏做一张生日贺卡。那天在画画班上,我听到苏苏和同学聊天时说起,她的生日就在下个周六。”

“是个好主意!”妈妈说。

妈妈看到天语忙的是这件事情,倒没有再催作业。天语觉得,有时候和妈妈说说自己心里的想法,不只不用掩饰了,还能得到好的建议呢。

02

世界上既然有苏苏这么雅致的女生,为什么还有张苏扬这么调皮捣蛋会吹牛的男生呢?

张苏扬是天语的同桌,这个学期的新任同桌。

没有做同桌之前,天语听到很多老师对张苏扬的评价。什么脑子绝对聪明,就是没有把聪明用在学习上。什么智商很高,但是学习习惯很差。什么如果把一半心思用在学习上,那绝对是优秀学生。还有一句很好玩的话,天语觉得这样说不大好,但很有趣:玩起来像条龙,学起来像条虫。

做了同桌之后,天语觉得张苏扬在游戏中绝对是条龙。张苏扬一直在玩《我的世界》这个游戏,据说在里面有很厉害的装备和非常高的积分。天语也在玩这个游戏,自觉已经玩得不错,但是和张苏扬比起来就差远了。有时,张苏扬还会告诉天语一些游戏攻略,天语每次试过都能事半功倍。

张苏扬做拓展题也是高手。所谓拓展题就是数学卷中最后一至两道题,用爸爸的话来讲,就是略高于普通题的提高题。张苏扬几乎每次都能做对,而且思考的时间很短,似乎这些题的答案一早就在脑子里了。

但是张苏扬数学考试的成绩并不算好,因为他的普通题一直错得比较多,老师总说他把不该错的题目做错了。但是什么题该错,什么题不该错呢?天语觉得做错了就是错了,没做错就是没错,为什么每个人错和不错,在老师那儿都有标准呢?

张苏扬还很能吹。天语班级里组织过一次辩论比赛,男生一队,女生一队。天语说她是女生队的四辩,专门负责抓漏补缺,男生队的四辩是张苏扬。天语觉得自己把男生队的错漏都抓出来了,但是张苏扬不只抓出了女生队的错漏,还很能吹,后来,男生队赢了。

“张苏扬确实说得很好!”妈妈听了天语的描述后说。

“不是说,就是吹,只是吹得很有气势吧!”天语坚持。是的,很有气势,居然得到了很多掌声。

张苏扬不认为这是吹,他说他是预言帝。比如他说前面的陈小强会摔跤,然后他真的摔跤了,因为他把陈小强的凳子往后勾了一下。他又说,范以微今天会请假,后来范以微真的请假了。一次语文考试,他说只要和天语的考试成绩在7分以内妈妈就不会怪他,后来他真的比天语低了7分。还有,他说苏苏下周六生日,苏苏真的是下周六生日哎。

03

天语的生日贺卡已经做好了几天,但是天语还没有给苏苏。

周三的画画班上,天语想着给苏苏的,但是苏苏课间一直在和同学聊天,天语觉得插不上嘴。

周四课间,天语在走廊上碰到苏苏,苏苏还对天语笑了一下。天语马上想到生日卡,但是卡片没有带在身边,天语又不好意思让苏苏等。

马上就是周五了。这天是学校里的“职业体验日”,就是由老师带着去爸爸妈妈的单位直接感受他们的工作。

天语和张苏扬、范以微一个队。

早晨等在校门口时,天语发现张苏扬从范以微爸爸的车上下来。范以微告诉天语她和张苏扬住在一个小区,是邻居。今天第一站是去她爸爸的单位,所以就由爸爸送她和张苏扬来学校了。

张苏扬可真会吹牛,还说自己是预言帝。原来预言范以微生病请假的秘密在这里,他根本早就知道了,说不定范以微还让他带作业呢。

但是,他怎么会知道苏苏的生日呢?这个,倒是有点古怪!

范以微的爸爸原来在机关工作,现在据说在村委会挂职做村委书记。村委书记是干什么的呢?

很快就到了村委会。旁边是一大片油菜花,景色真不错。

“范书记,你说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吧。还没见过这么赖着不还的人……”还没等欣赏完春天的美景,一阵很响的声音灌入天语他们的耳朵。是什么人啊,这么大声?天语以为老师在课堂上讲话已经算高声大气了,怎么这里的人声音还要大,还这么凶!

“我没有不还钱。这钱本来就是他借我的,他一直不还,我只好问他借了。”另一个比较瘦弱的人声音轻多了。

“什么?!我不还你钱,你说说清楚。我们当初也是好兄弟,你不能空口说白话,我什么时候借过你钱?!”那个大声说话的更大声了,样子也好凶。

“来,坐坐坐,慢慢说,事情总归说得清楚的!”范叔叔真不容易,这么凶的人,还给他们让座、倒水喝。

张苏扬居然溜到村里活动场玩去了,天语和范以微,还有带队的宋老师,安静地坐在一旁,听范叔叔和那两个男人说话。

终于搞清楚了,那个瘦男人不好意思讨回借出去的钱,所以用借钱的方式要回了钱,但是被借的朋友以为他故意赖钱不还呢。

还是好朋友呢,为什么不直说啊。天语心里嘀咕。

宋老师说:“以微爸爸工作很辛苦吧!”天语和范以微都点点头。

“是的,是的,范叔叔又要听他们说,又要让他们不要生气,还要给他们解决矛盾,真不容易!”张苏扬不知什么时候也来了。

“朋友之间的沟通也很重要,如果不说,对方怎么知道你的想法呢?还有遇到矛盾了,吵架可解决不了问题,要好好交流!”天语觉得为什么大人对钱都看得这么重呢?好多矛盾都是为了钱。孩子之间可不谈钱,不过宋老师说的朋友之间需要沟通交流也是对的。什么时候才能和苏苏成为朋友呢?难道我也缺少沟通的勇气吗?

午饭后去了天语妈妈单位的会场,那是一个大礼堂。

妈妈单位下午有个会议,她和同事们正在紧张地布置会场。

“会场有什么好布置的,难道是打扫卫生吗?”范以微悄悄问。

“笨啊!你以为是做值日啊!”张苏扬说话有时很不礼貌,“就是在主席台放名牌呗?谁大就谁坐中间。”

“名牌?你以为撕名牌啊?”天语和范以微都大笑起来,范以微想敲张苏扬一下,张苏扬机灵地躲开了。

“张苏扬说的是布置会场的一部分。”天语的妈妈说,“还有会场的听众席,需要贴背贴,放水杯,发会议材料等。”

背贴是什么?原来就是在椅子后面贴上名牌。天语想到了那次学校开会,怎么就没贴背贴呢?如果把苏苏的名字和自己的名字贴在一起,不就可以和苏苏聊天了吗?

天语有点沮丧,已经周五了,可是贺卡还在书包里呢。

04

“职业体验日”的最后一站是法院。没错,是法院,张苏扬的舅妈是法官,下午有一个她主审的案子。

天语他们是去旁听的。

法庭的门口有安检。通过安检时,天语有点紧张,等坐到旁听席上时,没想到居然遇到了苏苏,就坐在天语的右边。天语差点想站起来,看看座位后面是否有背贴,怎么能这么巧呢?

苏苏对天语笑了一下,宋老师也和带苏苏他们的施老师打了招呼。天语甚至还觉得,张苏扬和苏苏也招了招手,这不会是错觉吧?

法官说什么,天语全然没有听见。直到伸进书包里想把贺卡拿出来时,才听到法官说“闭庭”,然后一声法槌的响声。

等到人都散去了,法官走到旁听席和宋老师打招呼。

张苏扬忙不迭地喊:“舅妈威武!”

法官摸了一下张苏扬的头,说了声“小鬼头!”

“苏苏,你感觉你妈妈审得怎样?”施老师在一旁问苏苏。

什么,妈妈?法官是苏苏的妈妈,那么张苏扬是苏苏的谁啊?

“这是我老姐!”张苏扬好像看出了天语的疑问,拍了拍苏苏的肩膀说。

怪不得他知道苏苏的生日,原来预言帝是这样来的哦!天语促狭地看了看张苏扬。

他们怎么差别怎么大呢?……

等天语回过神来,大家都快散了。天语忙拿出卡片给苏苏:“苏苏,生日快乐!”天语轻声说。

苏苏打开看了一下,给了天语一个很明媚的微笑:“谢谢你!做得好精致哦!”

天语的卡片除了生日祝福,还有一句很重要的话:我想成为你的朋友。

苏苏拉着天语的手,在她耳边悄悄说:“好的,我们做朋友!”

“我们也是朋友吧!”张苏扬并没走远,在旁边喊。

“是的,我们也是朋友。”苏苏说。

天语没说话。张苏扬是不是朋友呢?难说。

(写于2016年1月,刊于《好儿童画报.芝麻开门》2016年5月刊)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我想成为你的朋友

0

评论0

  • 昵称
  • 邮箱
  • 网址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